您的位置: 抗击疫情 抗击疫情

为了成都完全解封,他们奋力前行,他们是夜行者,市民是不眠人

发布时间:2022-09-16 17:08 本文来源: 文/宣传统战部 谢小英

 

穿上防护服,人们把他们称为“大白”,他们行走在街道乡村的各个角落,他们耕耘着白天,也耕耘着夜晚。他们是切断疫情传播途径的“侦查兵”,他们需要到最危险的地方一个一个的去“排雷”,他们做的工作叫:流调
为了每次任务能及时精准到户到人,所以,很多时候他们就成了夜行者,而等待他们到来的市民都成了不眠的人。
从此轮疫情发生以来,我院先后抽调了32名医务人员到区疾控流调队,他们有的是长期驻扎支援,有的是接到应急任务后立即赶往,他们主要负责的工作是给阳性病例、密接人员、次密接人员和相关环境采集核酸,或摸排相关人员的基本信息和活动轨迹。

IMG_257

IMG_258


穿着防护服,夜晚被狗追着跑

此轮成都疫情复杂多变,有多条传播链,形势非常严峻,流调溯源的任务就更重了。
任务比想象中的艰苦和危险,神经内科医生宋会敏每天不停歇地奔波在采样的路上,几乎每个夜班都是通宵,白天忙得连去吃饭的时间都没有,只有草草地吃几口盒饭,无数次累瘫的时候,想着再坚持一下,快胜利了。

只有1米6高的小女生,宋会敏在采集对象的家里采环境样时,常常穿着防护服爬上高高的中央空调,卧室、书房、厨房、卫生间及里面的物品,中央空调、冰箱、冰箱里的食物等,这一采就是一个多小时,汗水早已在宋会敏的防护服里直流。

IMG_260

高大的卿俊程也有自己的烦恼,晚上去乡村里采样,手机导航找不到地址,只有摸黑耐心寻找,有一次因为没有导航,找了一个小时才找到人,采完样,一个人在伸手难见五指的夜幕下,被狗追着一路狂奔才跑上车,相比平日的日晒雨淋,被狗追,就显得有些惊心动魄了。他回忆时说,那个夜晚,在那条空旷的乡间小道上,自己一身白色,一定非常扎眼,扑打在风里,也一定非常梦幻。

IMG_261

泌尿外科谭廷武和消化内科王欢,他们的工作简单来说就是打电话,这个电话往往一打就1个小时起步。他们接到病例、密接或次密人员的信息就立马展开调查,需要问清楚他们的基本信息和活动轨迹,涉及到重点场所,就需要穿上防护服去现场看监控和查看情况。


我们配合医生,她才好回家休息
8月29日,由于成都出现有多条传播链,形势复杂和严峻,需要流调溯源的市民突然增加,当晚,医院紧急调派应急队员到区疾控进行支援。
入秋的夜有些凉,比起前段时间的高温,夜晚的凉意沁人心脾。应急队员杨丹提着防护物资、标本转运箱快步走出疾控的大门,门口专用防疫车辆一直在那里等着。望着车外,天空下起绵绵细雨,大脑空空如也,这是今晚的第三次出任务上门采集核酸,此时已是第二天的凌晨3点。

IMG_263

十多分钟前,杨丹给要采集核酸的奶奶打了电话,核对她的家庭住址及家里人口,告知奶奶20分钟左右会到她家去采核酸。

“是医生来了吗?我们在这里。”一位爷爷伸出抱拳的手,杨丹正全副武装地在电梯门口东张西望,“不好意思,你们小区确实太大了,司机找了有点久。”

“没事儿,没事儿,我们才不好意思,这么晚还给你们添麻烦,非常不好意思,辛苦了。”爷爷不停地抱拳作揖,他们一家三口,全站在门口等着医务人员。杨丹对奶奶说要做抗原检测哦,要做鼻拭子,奶奶想说几句话,被爷爷阻止了:“你配合医生把核酸采集了,她才好回去休息。”然后又说:“医生,你说怎么做,我们就全力配合,不耽误你的时间。”

“她才好回去休息”“不耽误你的时间”,简单的话语,给杨丹带来了莫大的温暖。夜幕下,一袭大白的夜行者和那些静默在微光里的失眠人,都在用自己的行动,守护着这座城市的万家灯火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为了成都完全解封,他们奋力前行,他们是夜行者,市民是不眠人
门诊时间 预约挂号 交通路线
微信公众号